沪深指数两条不能破的趋势线

2020-03-17 18:55:13

原创 帅熊哥 谈股论金

今天A股和美股对比再次体现出强势。有朋友跟我说你太淡定了,是因为心里有数吗?其实真不是。我就是个按标准进行交易的“机器”。对于市场,我既不期待,也不悲观,标准到了执行便是,标准没到等便是。我经常回忆起刚出师时的几次失败的交易,通过反复的总结,我很清楚虽然技术分析上肯定存在瑕疵和不足,但最终导致出现大幅亏损的原因还是因为情绪,情绪一旦被贪婪和恐惧支配,所有分析和策略都会变成一张废纸。

即便是成功的交易之后我也会进行总结,我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复盘,因为我想搞清楚,这次的成功到底是不是因为我认真执行了标准,我所做的每一步,是否真的遵守了纪律。偶尔我会发现某次的成功带有侥幸,比如卖在了高点附近,而恰恰是因为我没有严格遵守纪律,我会很后怕,这种后怕会抵消掉所有成功后的喜悦,尽管多赚了一点点银子……

我印象里是从2012年开始,我的每一笔交易都严格的遵守纪律,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对标准这个事情甚至到了变态的程度。但我宁可变态也不想给自己留下负罪感。因为我以前的师父说过:这是你在圈子里混饭吃的魂儿,至于技术什么的都是浮云。

有朋友问怎么训练自己摒除情绪去遵守纪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答,亏到疼了可能自然就学会了。或者10几年前师父拿着人字拖在后脑勺上狠狠的给几下就学会了。再或者,有一天真的忘掉输赢就学会了,我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我就记得自己内心慢慢诞生出一种想法,作为一个职业交易员,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而这种可耻之举会让自己所有的梦想和信念都化成臭狗屁一钱不值。

我给自己定了几条规矩:

1、看不懂的时候不交易,不管是持币还是持股,确实对某一时段的市场感觉有些懵逼时,坚决不动手,涨跌随它去。

2、无法定性时不交易,面对总在不断演化的市场,每一个时间点都是一个历史的横截面,对这个横截面如果我无法对其定性,我就不交易,哪怕只做一些定量也能赚点小钱的时间段,我会主动放弃。

3、标准不达到不交易,比如我的交易计划是这只股票不出日线底部我不会买入,我会一直等,哪怕全天都在钝化过程里,我依然不会赌DIF会不会在关键的时刻出现拐点。我会一直盯盘到14:50分,在做最后的决定,如果到了收盘前的集合竞价阶段我还不能决策,我就耐心等到第二天。

4、小周期频繁判断出错不交易,我会给自己约定好大周期下的小周期交易时点,做一些试盘,所谓试盘就是判断对了就加仓,判断错了就斩仓,但如果一段时间内,频繁出现纠错,我会立刻停止交易,我不在乎最后结局是只能右侧交易,我愿意用让渡利润来换取明确性。

5、没有交易理由不交易,就好像这次调整,我找不到能说服自己的交易理由,虽然我知道后面肯定会有调整,但我不会交易,因为我知道放马后炮非常没意思,所以我会在事物发展的过程中动态的去找交易的理由,而这些理由必须是客观存在的历史条件和清晰的逻辑,这两样如果我抓不到,我会直接略过小周期,只做大周期判断。这个过程我肯定不交易。

我从来不和任何人比拼浮盈多寡,我只和是否能在市场中活得更长久这一个问题去较劲……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认识到的东西,也以此作为一生的交易风格。

好了,说盘面吧。

今天沪深两市的低点都很接近我昨天画的趋势线,并且在趋势线附近出现了强抵抗,因此两市都收出很长的下影线,成交量也出现一定萎缩,其中创指能在外围市场如此之烂的氛围影响下收红,很令人欣慰。

到今天为止,整个调整浪335结构的ABC三个子浪格局暂时没有变化,由于外围市场因素导致C浪的3个向下驱动子浪出现延长,致使浪型出现了变形,但结构还在那里,对于浪型的判断,结构是第一位的,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在趋势线之上,都还在合理范围内原因,你不能用调整幅度来说事儿,趋势依然保持着就是合理的。请大家一定要记住,浪型的延长变形是由恐慌和贪婪所决定的,但恐慌和贪婪只是蒙在金子上的灰尘,大风一过,灰尘也会扫尽。我们阻止不了金子蒙上灰尘,但金子它就是金子,它的原子结构不会因为蒙上情绪的灰尘而改变。

如果我们之前对上升浪型的结构判断没有错,那么目前小周期很清晰的能看到C浪的子浪形态,结构越来越趋于完整,加上昨天给出的趋势线做安全带,剩下的就是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