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拿出点真东西,美国凭什么重返《巴黎协定》?

2021-01-25 14:50:37
身为碳排放大国的美国,其新任总统在第一天就雄心勃勃地重拾环保承诺。

1月20日,拜登在就职典礼后终于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面对特朗普留下的灿“烂”的遗产,拜登势必想做个大逆转。

他最先可能着手处理的事情会是哪个?

据NPR等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疫情、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气候变化和种族歧视这四个问题会成为总统选择处理的优先事项,或者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去年12月12日《巴黎协定》签署五周年之际,拜登发表书面声明称,“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美国将重返《巴黎协定》”,“出任总统百日内,我还要召集主要经济体国家领导人参加气候峰会”。

果真,周三下午,拜登一抵达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就开始兑现将气候变化放在执政首位的承诺——签署了涵盖一系列政策的全面行政命令,包括承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

而这最直接的步骤之一便是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前总统特朗普在四年任期内,大力推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使用,拒绝向环保组织兑现奥巴马政府承诺但尚未履行的款项,在气候变化的立场上严重倒退,让奥巴马政府所做的遏制全球气候变暖的努力基本付之东流。

美国身为碳排放大国,新任总统在第一天就雄心勃勃地重拾环保承诺……这难道不振奋人心么?

别小看了背后的考量

虽说重新“入群”《巴黎协定》对全球气候和环境具有相当的积极意义,但不少西方媒体指出,拜登更实际的意义其实是以下几个方面:

1.复苏经济,增加就业

美国新闻网站the verge称,拜登政府的气候政策可能会与新冠疫情大流行援助计划相契合。

因为按照拜登的说法,美国的一系列气候政策,会使美国的基础设施更加绿色,更加环保,同时(新型能源产业等)还将给美国带来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例如,为新能源汽车建造充电站、住宅和建筑物节能化。

2.恢复美国的国际领导力

世界政治评论网在2020年10月一篇探讨美国国际领导力的文章中提到,在2020年疫情、种族平等运动等的声音中,气候变化这个议题被忽视了,但其实它才是本世纪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生存威胁。

相比较其他议题,气候变化还是大国价值观竞争的突出领域之一,且更具有普遍意义。

文章认为,在气候领域的竞争是中美之间潜在的良性竞争——中国伺机而动,试图赶超长期主导全球价值观的美国。在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后,中国占据全球制高点的可能性将更为明显。

最重要的是,鉴于欧洲在环境问题上对美国不再抱有幻想,中国在展现全球领导能力的过程中,可能会获得欧洲更多的支持。

2020年9月14日,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特拉华自然历史博物馆发表讲话时谈到自然灾害等问题。(图源:东方IC)

相比之下,美国渐处“下风”。

而这也是拜登这盘棋的关键所在。

如果在“鹰派”的影响下,继续对气候变化采取狭隘和谨慎的态度,那么美国未来的环境将变得更加糟糕。与此同时,它还可能错过就业、以富有成效的方式重组美国经济,以及用其价值观与快速变化的世界相关联的机会。

所以,拜登火速出手了。

3.中美关系的突破口

受到新冠疫情与贸易摩擦的影响,近来中美关系近乎跌入谷底。

根据CNBC1月20日的说法,毫无疑问,拜登政府也必定会对中国展现出强硬的一面。但CNBC也表示,在一些领域,如科技等,预计拜登还会采取强硬的立场,但他可能不会打贸易战。通过采取更为传统的外交途径对抗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这一共同利益可能会成为拜登政府与中国重新接触的助推剂。

洛克菲勒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策略师也认为,拜登政府目前的首要议程是修复美国和传统盟友的关系。美国两党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如果考虑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点,气候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合作点——拜登可以借此缓和(与中国)的关系。

巴黎气候协定,想回就回?so?

如网友担心的那样,路透社20日发布文章表示,(拜登)要走的这条路其实并不容易,其中一些原因可想而知:

首先,美国国内政治分歧严重。

比如,阿拉斯加州长麦克·邓利维就抨击了拜登关闭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油气项目的决定,称新总统“似乎正在兑现他将阿拉斯加变成一个大型国家公园的承诺”。

其次,化石燃料、传统能源产业等将遭遇重挫,利益相关者未必乐意。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21日接受百通社的采访中也提到,尽管美国开展了页岩气革命,但是其传统能源产业的地位仍然非常强大,拜登不可能得罪掌握着传统能源命脉的“金主”们,提出像欧盟和中国一样的碳中和计划。

最后,美国政策朝令夕改,减排承诺并未兑现,国际伙伴担心其政策的反复会严重阻碍全球气候合作的进程。

尤其第三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顾问约翰·波德斯塔就曾说,进入国际舞台时,美国的信誉(已经)存在严重缺陷。这可能意味着,若想重建信任,或许需要更多的努力、决心与让步。

全球已经见怪不怪了,美国总是言而无信。— —EG3美国与国际气候政策高级研究员奥尔登·迈耶

这怎么说呢?

尽管拜登想要通过气候变化与其他成员国开展合作,并借此重塑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但由于美国政府换届导致的环境政策反复,其在环境治理方面的步伐已然落后。

香港01新闻称,目前美国的实际减排效果远低于预期。在2015年奥巴马承诺,到2025年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要比2005年时降低26%到28%,但根据美国知名智库荣鼎咨询的报告,截至2019年底,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只比2005年低了12%(不足预期的一半)。而距2025年的承诺期只剩5年。

反观中国、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均在碳排放方面提前“超额”完成任务:中国2018年完成了比2005年减排40%的目标(原定2020年完成),欧盟国家2014年完成了比1990年减排20%的目标(原定2020年完成)。

中国和欧盟已经说到做到了,接下来就看拜登政府的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