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泼汽油纵火,女子烧伤面积42% 妹妹回应:两人同居后男方暴露暴力本性

2021-03-31 08:03:16
3月30日,因提出分手,河南洛阳的张女士被男友吴某泼汽油纵火一事引发热议,听到妹妹转述网上有律师分析:泼汽油纵火的男友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当事人张女士躺在病床上艰难的长叹一声:“唉……死刑不至于,人活着都不容易”。张女士这句艰难的发声,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在网络上炸开了锅。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张女士的妹妹,她哭着告诉记者:“报警、辞职、分手……该做的我姐都做了,没想到3月5号晚上10:15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张女士今年45岁,遭同居男友吴某泼汽油放火,导致其全身42%面积烧伤,其中深二度6%,三度36%,面临毁容和截肢的风险。据了解,事发2021年3月5日,张女士被汽油泼伤并引燃,致全身多处大面积火焰烧伤,后经120紧急入院。据医院的病危通知书显示:目前诊断为特重烧伤,吸入性损伤,虽经医护人员积极抢救,但目前患者病情危重。

张女士的妹妹透露:他对我姐多次家暴了以后我姐要彻底跟他分手,他是看复合无望,才起的伤人之意。现在回忆起来,此前有很多不祥的征兆。“正月初六晚上把我姐骗回家,说咱们谈了这么多年(恋爱),好聚好散,你回来说清楚。到吴某家后,他拿刀顶着胸口对我姐说:我的婚姻字典里只有丧偶两个字,没有离异两个字。如果你敢跟我分手,我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们全家。你要是跟我分手,你考虑考虑你能不能承担起分手后的结果!”

吴某曾告诉张女士,他名下有一套房子,“是他给我姐说的,就是去年八、九月份俩人吵架的时候,他跟我姐说的,他说‘我房子已经过户到我妈名下了,我没有后顾之忧了,你要跟我分手,接下来我该干啥我心里清楚了。’”

据了解,分手前,张女士和吴某都准备领证结婚了。据介绍,吴某的暴力倾向是在两人同居两个月之后才展现出来的。俩人2020年过年期间就在吵架,犯罪嫌疑人控制欲特别强。张女士的手机里、车里还被吴某安装了定位系统,张女士在病床上艰难地说:“(他)太小心眼,总是怀疑我。”

张女士的妹妹证实:“两人本想着2020年过完年就结婚,所以结婚前就同居了。有些时候,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有些人的本性才能露出来。吴某的控制欲特别强,他都不允许我姐跟女闺蜜出去,哪怕跟几十年的女闺蜜出去吃个饭都不行,回来一顿吵。”

据其家人介绍,2020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张女士凌晨1点多下班,因凌晨5点多需要打卡,怕跑来跑去影响吴某休息,张女士就在厂里面女更衣室休息一会,未料在女更室感觉有人偷窥,她发现后大喊一声,后来看到窗外是吴某的电瓶车,打电话给吴某时,他称自己在家睡觉,被戳穿后,吴某就跳出来,当着好几个同事的面,对张女士拳打脚踢,甚至连上衣的扣子都给扯下来了。单位上的同事都上来,拦都拦不住,一男同事赶紧把外套脱下来给张女士披上。张女士觉得自己无法在厂里待下她选择了辞职,并决定彻底跟吴某分手。

据张女士的妹妹介绍,别人一听说哪有这么善良这么温柔的女人,但确实是“我姐这种人心地太善良了。他过年的时候给我姐打电话,他说你看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今年过年我不想一个人过年,然后过完这个年好合好散。我姐说那行,然后就陪他过完年,过完年以后他又给我姐打电话要求见面什么的,我姐言辞拒绝,说不可能,咱俩再也不可能了,以后见面都不可能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吴某)拿刀顶着胸口对我姐说我的婚姻字典里只有丧偶两个字,没有离异两个字。”然后从正月初七开始直到3月5号,这中间“他一直给我姐打电话要求见面,我姐一直不跟他见面。”

河南当地媒体曾找到犯罪嫌疑人吴某的家人,其家人表示:“(吴某)一年多没回过家,具体情况不清楚,不知道这个事。”并称,之所以这样也是事出有因,2014年因为张女士和吴某交往,使弟媳和吴某离婚。

对此,张女士的妹妹回应道:“吴某跟我姐认识的时候已经离过婚了。因为这些话(吴某因为张女士离婚)是男方他姐说出来了,她肯定要为她弟找些理由为他去辩护了。我姐本来就是单身,吴某认识她的时候,跟我姐说他也是单身,但实际上他是结过婚的,在2014年左右离的婚。但是我姐2014年跟他只是认识,两个人在一个厂上班,并没有交往,直到2017年左右,他才开始追着我姐。他刚开始对我姐真的表现特别好,照顾得无微不至。2019年的时候确定恋爱关系,因此,两人就开始说谈结婚这件事。”

关于吴某姐姐提到吴某为了张女士贷款买车一事,张女士的妹妹称:这是吴某瞒着姐姐贷的款。“当时他跟我姐说结婚给我姐10万彩礼,之后给了我姐11万。后来有个电话说吴某贷款手续还有一千多块要交,我姐追问后才知道这钱是他贷的款。我姐就说不要了,还回去。但贷款那边说不能马上还,要三个月之后才能还。我姐说那到时候加点利息也还了。”

“但吴某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就跟我姐商量拿这个钱去买辆车。我姐的本意是不要这个钱,他就软磨硬泡要买辆车,说不管去哪儿都方便。因为他没有驾照,这个车的名字写的是我姐姐的。他2019年12月份贷的款,2020年元月份就需要还贷款,这个钱是我姐和他一块儿承担的。这11万贷款,每个月得还3000多块钱,车贷每个月2500块钱,等于一个月要还6000块钱贷款,吴某每个月工资也只有3000多块钱,剩下的钱还是我姐还。”

2020年8月份,因吴某在工厂殴打张女士,俩人正式分手。“他在车间里打了我姐之后,我姐就彻底要跟他分手,两个人闹得比较厉害,还闹到了派出所。当时进行调解时提到贷款怎么办,我姐说当时已经还了九个月贷款,有两三万,我姐说这钱不说了,剩下的我愿意承担9万块钱的债务。但这个钱我姐一次性拿不出来,就说一个月给吴某一万,当时他也愿意。这在公安局也是有案底的。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我姐每个月给他一万块钱,一直到今年2月份。本来3月份又要给了,结果月初就发生了(泼汽油)这件事。这个事发生之前,我姐说钱应该给到5、6月份,当时还给我说,她多给吴某一个月,因为他一个月工资就那么多,如果都还了贷款他生活上就顾不过来了,怕他压力太大。”

有律师分析吴某可能判处死刑,妹妹在病床前读给张女士听,“用残忍的手段伤害张女士,并造成其重伤,应予严惩,建议判处死刑……”躺在病床上,浑身缠满伤布的张女士长叹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地艰难从嘴里“挪”出来:“唉......死刑不至于,人活着都不容易”。对于张女士这句艰难的回应,网友顿时炸开了锅:“你的善良不会唤醒这种人的良知,只会让禽兽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可能就是这位女士过去的善良忍让包容才一步步助长了凶手的暴戾,也一直都甩不开对方的纠缠。”“你自己这辈子都被他毁了,活着更不容易。善良是给值得温柔以待的人的,有的人不配!”

这是否意味着张女士要原谅吴某?张女士的妹妹说:“咋说呢,不了解我姐的人,可能觉得世界上没有这么善良的女人,但是了解过我姐,都知道我姐真的是特别善良。那天晚上我是在那刷新闻,看见有一篇那篇文章,我就给我姐读,读到最后那一段律师建议说死刑,一定要严惩。我读完以后,我姐就说出来那样话,说不至于死刑,人活一辈子都不容易。其实就是因为她太善良了。”

据了解,警方已经立案,张女士的家人商量:“我们要求严惩犯罪嫌疑人!因为他手段太残忍了,我姐每换一次药,就像身上换了一层皮。”

目前,张女士已经在医院治疗了20多天,“前期医生说要保住命的花销就得50多万,现在已经花了16万了,还欠了医院将近9万。我姐受伤最严重的就是面部,彻底毁容,整个面部都要植皮,还有10个手指头需要截肢,现在两个手臂第一次植皮,脸上的皮和前胸的皮还都没有植。”

一直在医院照顾张女士的妹妹痛哭:父亲早已经去世,母亲也70多岁患有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我哥是骨癌,侄子在2013年的时候出了个车祸,全家都是靠我和我姐,现在我姐姐突然倒下以后,所有重担都压到我身上了。我姐每次换药我都不敢看,她每次换药都像揭一层皮。希望之后通过募捐,为姐姐治病。”

四川一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小明律师根据张女士的遭遇,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觉得,这种情况应该属于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并且后果比较严重,情节也非常恶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吴某这种情况应该属于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但需要看是否造成严重残疾,如果符合前述构成条件,那么量刑的基础是十年起,如果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其一审则应由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在受害人出具刑事谅解书或者加害人有投案自首或者坦白等情况下,根据慎杀少杀的刑事政策和趋势,我也觉得就像被害人所说那样,加害人可能不会判处死刑。当然,最终要根据受害人的伤情来综合评判。”

四川领伦律师事务所的柯律师提供了一个参考案例:2011年9月17日,16岁的安徽女孩被富二代烧伤毁容,当时陶某某将事先准备的打火机燃油泼在被害人身上并点燃,致使被害人面部、颈部等多处烧伤。最终,被告人陶某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2015年5月15日,判定陶某某应承担全部赔偿费用,除其名下房产外,不足由其监护人承担,共计172万余元。